苏耀耀

一般写的都是短篇,嗯,向长篇进发!冲鸭!

【周叶】认真的雪

(。・ω・。)ooc是我的

周泽楷生日快乐🎂!!

终于赶上惹,感动ing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 雪。

   下雪了。

   轮回里

   弥漫着沉寂。

  “欸,副队,队长看起来不大对,今天不是他生日吗?”杜明压低了嗓音,用手肘抵了抵旁边专心训练的江波涛。

  “这几天感冒,刚好碰上下雪,发烧了。”屏幕“咻”的一闪,电脑关闭。江波涛起身看了下表,伸手拿起外套,“我去买药,你看着队长。”

  “喲,这么严重?那生日不过啦?”

  “前辈不在怎么过。”江波涛翻了个白眼。

  “……”杜明总觉得自己被无意中撒狗粮(并不)

   轮回

   周泽楷房间

   周泽楷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,整个人昏昏沉沉,呆毛也跟着主人一样,蔫蔫的垂下。

   “雪下得那么深 下得那么认真……”特定铃声响起,周泽楷颤抖着接下电话。“前辈……”“小周啊,怎么样?还在发烧吗?你要多喝热水,药赶紧吃了,这么大个人了,真是的……”熟悉的声音响起,即使略带着沙哑和疲倦,但周泽楷一瞬间感觉就要哭出来了。

   “叶修,前辈,想你。”他迷迷糊糊的,呢喃了一遍又一遍:“想你,想你……”

   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。“那你开个门吧。”周泽楷猛地回头,扔下手机,光着脚,打开门,喜悦和思念一并涌上心头。“叶修。”他紧紧的抱着叶修,仿佛要融入骨血中。

   “欸,枪王大大,你还发着烧呢,进去吧,我带了粥。”“嗯。”

    叶修打开保温瓶,粥尚温热。“可以自己吃的话就…”,“咳咳咳…”“怎么了?还好吗?”“前辈,疼。”周泽楷扶着额头,皱眉低头。“行行行,你坐下,我喂你。”

    “来,啊――”周泽楷的烧经过这么一闹,已经退的差不多了,意识也清醒了大部分

    “饱了吗?”“嗯。”“那我宣布件事情哦。”

    “生日快乐,我喜欢你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……!”

     周泽楷看到那人微笑着,眉眼弯弯,像藏着光一样,让人心里暖暖的。还未反应过来,那张脸已经放大,在额头上留下湿热的吻。

     “唔!”还未离开,叶修已经被扑倒在床上,“前辈,在一起吧。”他居高面下,虔诚的吻从额头到眉心,鼻尖……一路向下,“好啊。”叶修一笑,主动揽上周泽楷,回应他的吻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 “我们还进去吗?”“不了。”

@

      “雪下得那么深

        下得那么认真

       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

        夜深人静 那是爱情

        偷偷的控制着我的心

        提醒我 爱你要随时待命

        音乐安静 还是爱情啊

        一步一步吞噬着我的心

        爱上你我失去了我自己”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《认真的雪》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   另 

   上林苑

  “啧,这怎么搞?”叶修手忙脚乱的在厨房捣鼓着什么。 “成了。”叶修将滚热的药粥倒入保温瓶中。

  “叶修,票买好了,”苏沐橙在门口抖落雪花,“祝你成功。”叶修路过时,苏沐橙意味深长的一笑。

  “嗯。”不敢耽搁,叶修将保温瓶裹入大衣,冲入雪中。

   小周,等我。

啊啊啊,爆手速,泽楷大大生日快乐!!!
希望有大佬给予评论和小蓝手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澜巍】何为孤寂?

      
真的很短……
7.25

清风艳阳
    赵云澜初见沈巍的时,是微风轻抚的艳阳天,彼时阳光正好,经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,漏到他身上变成了淡淡的,轻轻摇曳的光晕,男人半跪着,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,投下浅浅的阴影, 带着浅笑抚摸着黑猫。
    然后他上前了,他听到自己问:“我姓赵,来这里办案,先生贵姓?”还未懊恼自己唐突 ,就听见对方清朗的嗓音响起:“免贵姓沈,沈巍。”“沈巍?好名字!”他垂眸轻笑,他心脏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  
    小鬼王初见昆仑君时,仍是这般光景,他略有些狼狈,他着一袭青衣,眉目精细,曳地的长发,一身简而又简的青色长衫。微微侧头,嘴角似乎含笑。“你叫什么?”“…嵬。”小鬼王乖巧的应了他的话。昆仑一挑眉,小鬼王如墨的眼眸中,是澄澈的懵懂,“这世间山海相连,巍巍高山,绵延不绝,就像人生负重前行。嵬未免气量小了点。”昆仑惊奇的发现小鬼王迅速暗下的眸光,委屈巴巴,让人心疼的紧,“不如添上几笔,凑个巍字,如何?”
   “好……”

无笑意
  “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”
  “你好看,想抱你。”
  “他宁愿委身于你这山下,也不愿回去当个威风凛凛的鬼王。”
  “幸好。”“幸好,我伤惯了。”
  “我不值得你这么做!”“值得。”
  “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,血还是红的,拿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”

​左拥右抱
    昆仑君潇洒自由惯了,人间绝色也见了不少,但还是为小鬼王的容貌惊艳了一把。
 
   “我可能等不到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啊……”
 
   “沈教授,长发大美人啊!”

​无情欲
   觉得有你,胜过一切。
   我们的爱无关情欲,
   有你足矣。
  “醒了?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怎么了?这么看着我?”
  “云澜,”他俯身向前,“我爱你。”
  “什么?宝贝儿,你再说一遍??”
  “没什么。”
  “小巍~”

​不得你
   他们
   一个以身祭灯,一个身殉大封。

  “赌,不管过了多久,不管去了哪里,你我总有一天,还会再见。”“好。”

   沈巍不会知道他竭力守护的赵云澜成了镇魂灯灯芯,忍受灼烧,不死不灭。
 
   赵云澜不会知道他拼命保护的沈巍是大煞无魂之人,永不入轮回。
  
  “我找了你一万年,希望你还记得,我们有约。”

“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给我取的,有着非凡的意义。”
  

不怕生离死别,只怕相思无解。
不怕无人相依,只怕此人非你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我只是重发了一遍……
可能有后续吧……
嗯……





呐,华夏,生日快乐。